脑袋

脑袋怎么这么重啊。她小心的用两手脱着头,就好像托着给皇帝的贡品一样的虔诚与小心。为了保护脖子的完好,她宁愿就这样滑稽的一直托着头。然而,就在她松手的那一刻,咔嚓!断啦。脑袋咣当掉在了地上。只听见脖子“呼”轻松的叹了口气。又同情的看看了摔在地上的脑袋。还好基本感觉器官还在,并没有出……

阅读全文->

女人的男性器官

我狂热的爱上了一个男人。我该怎么向你介绍这个让我着魔的男人呢?我觉得这样说会比较准确。他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是一个女人。我迷恋他最大的原因就是他在那个男人怀里如水一般温柔的躺着。我没有嫉妒那个男人夺走我爱的男人,我远远的看着,我感觉我在欣赏一幅画!我坚信我爱那个有男性的器官的女人!……

阅读全文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