粒子蚁记忆里最好的吻,是属于李沫的。办公室,走在门口时,男人突然很快的把灯关掉,把李沫按在墙上强吻了,用现在的流行话叫做壁咚了。李沫不知道是什么感觉,只是在一下子惊慌失措中回味过来,他在吻她。眼睛撑得很大的看着他黑暗中的他五秒之后,就闭上眼了,抱紧了他。

不在思考的蚂蚁

李沫走后,都不知道起什么名字了,看着地上有一只蚂蚁爬过,当即就说就叫粒子蚁吧!本来名字就是一个符号,可是必须有了这个符号才觉得安心,又开始了新的一轮生活。

粒子蚁觉得自己很久都不思考了,从决定考研那天起,虽然每天在看各种文学史,可是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当时的她了。被动的接受着各种……

阅读全文->

旁白

想有个旁白,说明我所不能言。疏于解释,寄求理解。开始想念,却不知道如何想念,想念谁?世界最美在于未知?没有人知道谜底,死亡不能解释全部。生活不是看剧,可以跳过直奔结局。人是虚伪的代言,前一秒的自己不认识下一秒的自己。语言文字终究太过苍白,作家写作是压抑自己,达不到自我真正的释放。……

阅读全文->

喧哗与躁动

这是一个众生喧哗的时代,被声音裹挟的时代,没有安全的地带,我们自由的像魔鬼。人人都是上帝,可以掌控一切,以为自己也可以掌控一切,所谓冠冕堂皇的平等都不过是为自己的欲望找来的借口。德里达一定没想到消解了罗格斯中心之后社会如此的混乱。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,好像都对又都不对。狄更斯……

阅读全文->